展开

元穹 奔跑的鲤鱼 著

连载中 玄幻奇幻

52.9066万字

浩瀚五域,以武为尊,亿万人同行路。天才少年,以骨筑路,鲜血为鉴。天覆逆天,黑洞大开,浮生尽屠,震寰古今。元穹即出,破弥天大谎,建太平天穹。顶点小说网_全网最快更新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元穹免费阅读

元穹 精彩阅读

  夕阳的余辉洒在远处的地平线上,身着黑色劲衣,身后背着一个与之身材不符的包裹的少年,逐步泛起在宽阔的路径上。随着不紧不慢的迈步,黑色的影子被拉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此人就是外出到苍莽山脉历练半个月的梵九歌。

  由一块块巨石筑就的城楼驻在远方,在夕阳下,如同蛰伏的巨兽,令人畏惧。这雄伟的城墙可抵御元兽的重击,如守护神般守护着城内的苍生。

  原本在高峻的城楼上执守的卫兵,漫不经心的与同伴相聊正欢,眼角的余光瞟见远处走来一黑衣少年,定眼一看,惊呼道:“那不是梵家少爷吗!”立马站直身子,待到梵九歌走到城门前,面带笑容道:“梵少爷,您回来了!”带着一丝奉承,不等解答又转过身对后面的卫兵厉声喊道:“快打开门,没看到梵少爷回城吗!快点!”

  梵九歌听到,略显清秀的脸庞上现出一抹笑容,道:“辛苦了!”

  卫兵忙道“不幸苦,不辛苦!”随着他的话落,七米高的城门发出消沉“吱――”的声音,如同巨兽苏醒似的低吼声。

  梵九歌生活了十五年的都市展现在眼前,虽太阳将落,都市里仍热闹不凡,灯火通明,二十米宽的主路径上行人络绎不息,熙熙攘攘,两旁的各色商号,小摊叫卖声无间,热闹卓越!

  待城门打开后,梵九歌看了看,便融入了人流,但其挺拔的身姿以及身后的大包裹,令梵九歌独占鳌头。

  “梵家少爷这是回来了!”

  “梵少爷现在肯定在元开境高阶了!”

  “梵少爷这次收获许多呀,早知道我也去苍莽山脉看看去了”

  “就你这元开境三重的样,去了也是给元兽填食的!”旁边的人不屑的道。

  ……

  梵九歌对旁边的赞扬与嫉妒充耳不闻。过了一柱香时间,人流量越来越少,最后就很难看到行人,有也是赶忙而过,如同有洪荒巨兽一般,在此不敢停留。

  入眼的是一座座高峻占地广宽的府邸,直击人的视野!这里是城里列位的府邸所在之处。顺着大道,走到止境,只见高峻的围墙,围着四周,内里多是楼宇院落。正南的大门前镇守着两座高峻的石狮子。上方庞大的匾额书写着――梵府。

  门着两旁站着四个守卫,从那隐隐的凶悍气息,可看出是元窍境三重,由此可见,列位的内情。

  守卫瞟见梵九歌背着包裹回来了。其中一 .....


免费阅读【元穹】全部章节

玄幻奇幻小说推荐

  •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

    窦子雨

    【正文已完结】一夜危情,墨许许招惹了帝都最最最衿贵的高富帅——夜寒渊。之后,只要有墨许许的地方,就有夜寒渊的从天而降,大招一放,秒杀一众渣男渣女渣后妈。在墨许许眼里,夜寒渊是一个立于世界顶端的男人,是她不可招惹的存在,也是她的帅蜀黍,却独独不知道,他就是她结婚两年却从未见过面的老公。某日,墨许许手拿惨叫鸡找上门,男人俊脸铁青,对她各种咚,“我裤子都脱了,你却只想送我一只鸡?”“那你为什么娶我啊?”“乖,叫老公,叫得我酥了,我们一起生娃娃。”

  • 战斗在魔法世界

    一脸坏笑

    兽海大军癫狂袭来。一个小法师,承接千年之荣耀,迎战万年之约定。不服,来战!这是一个会魔法的办公室主任的故事。

  • 南方乘以北

    危险熊

    这是一个群像故事。方以北,成小南的世界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交织纠缠,擦肩而过,南来北往。除了名字,转身离去时我们应当要多记住些什么……甚至都没记住名字,但或多或少总会看到故事里,曾经或是往后,你那个穿越时光的影子,回到你身边。

  • 花落枝低烟入楼

    浠浠传奇

    她追求的爱情,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她回头时,看见他依然还在那里,那么她一定会不顾一切跑过去……

  •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

    安年月

    这是一个外表高冷内心闷骚的帝王谋妻的故事,这是一个外表妖媚内心更妖的“公子”跑路的故事。(女扮男装,1V1)“陛下,人又跑了!”宫人惊呼!话音未落,顿觉一阵风刮过,方才还在批改奏折的帝王,已在追爱的路上。——你到底想怎样?——娶你。——小爷我是男的!——无妨。自此,天然夫妇走上了“狼狈为奸”坑天下的不归路。故事纯属虚构,请勿较真,欢迎吐槽。

  • 恰似寒光遇骄阳

    囧囧有妖

    “这家伙,口味是有多重,这都下得去口?”

  • 海贼之大将赤犬

    雪榭

    一步登天,我是赤犬,我为自己代言!穿越成为赤犬,打造最强海军!

  • 地府小辅警

    枫落他乡

    手握阳判之印,身怀功德之力,十殿阎罗是我老板,抓抓小鬼,打打大妖,斩斩邪魔,顺便帮兄弟抢枪媳妇,唯一可惜的是,被判官怒喷:“你是历届最蠢最弱的阳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