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仙气逼人 楼高望水 著

连载中 仙侠修真

17.7027万字

有人说过,贪求安稳便没有自由,奢望自由就要经历千劫百难。一个追逐心中自由的少年,一步步走向曾经许下的誓愿。九天之上,可得大自在否!顶点小说网_全网最快更新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免费阅读

仙气逼人免费阅读

仙气逼人 精彩阅读

  大缙八百年秋,阳嘉二十八年,缙玄孺帝在位。

  草深马肥,西北边陲外,祁国攻伐东离,三月下东离城都东娄,未一年,克全境。

  东离国边陲小城且兰与大缙胜州接壤,国破家何在,苍生纷纷逃难入大缙。

  邻近胜州地界不足百余里,一条官道上,人群零零星散伸张出去数十里,一个个衣衫褴褛面如土灰,机械地摆动脚步。

  东离的士郎中们、豪强们,但凡有钱有权的早就逃离一空。也是这些人,为现在这些草芥苍生趟明晰一条不想做亡国仆从的路。

  虽然是初秋,太阳依旧如火炉一般悬在头顶。周遭数里的草地早就被翻掘过,露出黑色的土壤和乳白的草根,被饿极了的人急不可耐地塞入口中。沿途田地里的那点玩意早已被搜刮一空,连一颗谷粒都没留下来。

  一伙人占据在官道正中间,流里流气勾肩搭背的样子让周围人避之不及。

  逃难逃了几百里,身上的那点存粮早就吃得差不多了,一天一顿稀的都还不够填肚子,等进了前面的州城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吃食,千万不能再被这群杀千刀的给抢了那点保命粮。

  这五人虽然也是面色菜黄,瘦得没几斤膘在身上,但远比周围这些近乎就要饿死的灾黎强得多。要是不是眼看着就要到州城边陲了,谁也没气力再往前挪了。

  白骨露於野,倒是肥了那些畜生。

  五人衣服还算完整,可是各个衣不配裳,不是抢来的就是扒的死人衣服,也不嫌晦气。几单人站在大路中间,视线向各处扫来扫去,想寻个有点油水的下手目的。再往前不远就要进入大缙胜州路面,谁有谁人胆识在胜州城里抢玩意。

  十里路上,老的老幼的幼,没几个青壮,谁是这群杀才对手,真要被瞧上了那一点身家,哪怕拼死也是护不住的。

  只要没抢到自己头上,自顾尚且不暇,谁管他人死活。倒是没成想,区区几个怕死怕的要命、使尽解数才没上战场,保下一条烂命的市井泼皮反倒在这一路上成了谁都惹不起的“霸王”,活得像模像样,纵使食不果腹竟也比以前越发扬眉吐气,一路下来也没出过好歹。

  一个少年坐在远离众人的一处凹地,借着一点树荫遮挡身形,腿上放着个黑布裹紧的包裹。

  皲裂的树皮黑黢黢的,野生野长的枝杈胡乱伸张,剩几片失了青翠的叶子像个迟暮老人挂在枝头。树影斑驳,遮掩着少年。

  这少年人没 .....


免费阅读【仙气逼人】全部章节

仙侠修真小说推荐

  • 禁欲老公,温柔宠!

    仙月

    “老公,不要了……现在是白天……”席衍之看着她:白天就不能看电影吗?继父逼迫她嫁给糟老头,叶初宁转身找了个一穷二白,三条腿都不行的男人嫁了。谁知这位穷帅穷帅的老公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富豪,夜里还自带强力小马达。还超级宠妻,叶初宁一不小心就过上了没羞没躁的被宠生活。“小太太,为夫掐指一算,今天晚上是个造人的好时机。”扶着酸软小腰的叶初宁哀嚎一声:“席先生,你昨天晚上,前天晚上,前前天晚上都是这么说的!”席衍之轻搂着她的腰,温柔如水:“小太太,为夫又掐指一算,明天晚上,后天晚上,大后天晚上也合适。”叶初宁:“求休假,我要休小长假!!”

  • 星际争霸之欧雷加的黑暗帝国

    楠木笔芯

    他们呼我为永堕的暗堂,以正义之名追逐我的影子。而我预言那终将降临的黑暗,星灵帝国的军队燃起战火,一直烧到宇宙的尽头。书友群:793763463

  • 大漠红云:绝世女刀客

    老虞初心

    大漠自驾游突遇龙卷风,考古系毕业女生魂穿古代大漠边陲,化身天山派掌门之女的丫鬟,即将代替小姐嫁往大漠派。在大漠派送来的聘礼中,她意外发现一枚刻有梵文的玉牌,跟武林中被誉为“大漠红云”的绝世女刀客有关……我命由我不由天,在逆境中崛起,在砥砺中前行,她在异时空的大漠书写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 打脸365式:影后快穿日常

    美人倾国

    一觉醒来,遇见的男神,每一款都不同!邪魅王爷、邻家暖男、霸道总裁、高冷学长、气质大叔……一款更比一款帅!每一天调戏男神的安暖暖,要比昨天更滋润。碰到的女配,原文女主、炮灰女配、黑心白莲……一个赛一个极品。每一天打脸女配的安暖暖,要比昨天手更疼。系统在手,365式打脸无压力!不过,这365款极品男神怎么破?

  • 新唐厨

    小鸡宝仔

    【【创世历史2018流派征文之盛唐华章】参赛作品】唐明在品尝徒弟的菜而因为食物中毒,然后借尸还魂来到了唐朝。凭借自己高超的厨艺和一把菜刀做出一道道美味佳肴,无论是绿林好汉还是初唐英雄甚至皇室贵族,在吃了后都赞不绝口。

  • 一魂入梦

    凌阿迟

    他,常年只做同一个噩梦,梦里常与死人相伴,就连父母,都对他隐瞒一切。一个本应平淡无奇的少年,却因为自身特殊的体质和经历的种种诡异之事,踏上了寻找真相的旅途,拨开重重迷雾之后,还能不能找回当初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