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同人 重生之公主江湖飘

101.第一百零一章

重生之公主江湖飘 假动 10092 2019-04-15 20:12:32

  风铃独自一人从学堂里出来,很是无聊得伸了伸懒腰。回想起皇后娘娘得话不由得好笑,说什么让她来书院交朋友,她怎么觉得她是来书院受罪呢!还是青风谷好,不想学了往山上一钻,乐得个逍遥自在。

  她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想到要日落西山才能回去,无奈得叹了口气。

  风铃漫不经心得逛着院子,不知不觉间就走远了。

  天字甲班刚刚结束一场论辩,那些参与辩论的学子一个个激动不已,无论谁输谁嬴,今日都在太子殿下眼前露了脸。自然赢了的人也还会是偷偷观察太子的脸色,今日回府也好和长辈炫耀一番,必会得到些赏赐。

  独幕天冲着取胜的人连连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曾参加,却是将这场辩论听得一字不漏,何谓君子?听起来是陈年滥调,但经这一辩论却也能得出点新意。

  韩流芳仿若局外人般品着茶,跟着太子还是有些好处得,好比依今日煮茶之人的茶技,此人定不会日日为学子们准备。

  孟乐晴同亲近的小姐们告别,她慢走到三人旁边,见过太子后说:“已近正午,想必风铃那边夫子也已下课,不若让人叫过来,今日大家一同用饭。”

  独幕天一听见风铃的名字,想到她在另一间学堂里困了一上午,也不知道如何了。遂点了点头,又吩咐旁边的小侍说:“去将风小姐叫来一同用饭。”

  半刻钟过后,去传话的小侍回来禀告道风小姐不在学堂,听阮家二小姐说风小姐一个时辰前出了学堂就没回来。

  四人都是一愣,忽而孟乐晴担忧道:“一个时辰未归,那边下人竟然不报,莫不是迷路了?”

  独幕天却是不着急,反而笑了两声说:“她才不会迷路,想必是在哪里偷懒罢了!”

  孟乐晴仍旧不放心道:“还是大意不得,万一误闯了后院就不好了。”

  听到后院,其余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或许是说中了心中担忧,独幕天以眼神示意侍卫出去寻找。

  过了一会,他又是不放心道:“不如我们也去看看,她今日刚来,又是个小女娃……”

  转而又想到自己与她同岁,面上红晕一闪而逝。

  太子既然发话,其他人又哪有不遵的道理,遂一行四人就同去寻风铃去了。

  学堂内仍未离去的子弟听了些去,见这四人如此行事,便也暗中让下人去寻,心里期盼着能早一步寻到她。

  苏焕见韩流芳气定神闲,他悄悄走近流芳身边,低声问:韩兄似乎不着急。”

  流芳怎能听不出这不是问句,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回道:“我原已准备着今日她同哪位小姐大打出手,还想着看看热闹。结果她竟然逃学,还真是让我有些无聊。”

  这话听得苏焕嘴角抽了抽,心里只道青风谷的弟子果真有趣。

  时间刚过一刻钟,就见一十六岁上下的公子气喘吁吁的过来禀告说在后院附近有人看到风铃。

  孟乐晴慌忙上前询问道:“什么时候看到的?”

  那公子用热切的眼神盯着孟乐晴回:“半,半个时辰前,有一个扫地的老妇看见的。”

  如此失礼的举动早惹得孟乐晴旁边的丫鬟不悦,出言提醒道:“这位公子不可逾礼。”

  那公子听后瞬间面红耳赤,自孟家小姐进太学一年多以来,她从未与他说过话,让他怎能不激动?

  只是太子早已不耐烦,听到风铃是半个时辰前就进了后院,他再也没有耐心,直接迈步朝后院飞奔而去。

  苏焕听了流芳的话后以为不会有事,现在既然确定了风铃进了后院,他也跟着焦急起来,连忙追随太子而去。

  孟乐晴躲过那公子的注视,看见流芳仍旧不紧不慢的走着,她疑惑问:“韩公子不担心风铃吗?”

  自上次孟府见过后,她就看出来了,韩流芳不喜自己叫他韩哥哥,她又何必自降身份!

  “孟小姐若是担心,还请先去,流芳随后就到。”

  孟乐晴面带不解得看向韩流芳,见他并没有向她解释得意思,遂快步离开。

  直至一行人走远,韩流芳才慢悠悠得环视一圈,眼角扫过一个一闪而逝的身影后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再说赶去后院的一群人称的上浩浩荡荡,太子独幕天走在前头,苏焕和孟乐晴紧随,后面又是一些书院里听到风声的学子,虽无一人说话,但脚步声在内力深厚的人听来却嘈杂的很。

  风铃有些不满的睁开眼睛,原本睡意正浓,怎么突然多出许多人?

  众人见太子走着走着停下了,不知是何缘故,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接着就看见太子跃身而起,落在不远处一棵枝叶繁茂的李树上。

  “好你个风铃,刚来书院第一天就逃学来这里睡觉,真是好大的胆子。”

  风铃仍旧睡眼惺忪,见太子虽出言严厉,面上却是带着笑,便知他不过是在吓唬自己,也就不拘礼节的回道:“我真没有逃学的意思,但人睡着了哪个还能有意识不是?所以这事不赖我!”

  独幕天闻言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加欢畅,看她脸上睡意未消,起了逗弄的心思,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尖。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将风铃的睡意彻底赶走,她快速出手想要讨回来,独幕天早料到她会这样,一个转身跳到另一个枝干上,风铃眼尖,像只灵巧的狐狸跃到他跟前,抬腿一脚就往独幕天腿上踢去。

  这一招来的出其不意,独幕天自知无法在这树上躲过,他也不怕在风铃面前丢面,提气就飞下了树。

  不远处的学子只看到了二人在这树上你来我往,夹杂着太子畅快的笑声,见二人下树后还在打斗纷纷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一个动作。

  韩流芳来的时候就看到风铃和太子正在过招,或者说连过招都算不上,更像是太子在陪着风铃玩耍。不过太子能这般瞒过风铃,武功定然不低,以往竟是他看走眼了。

  “太子殿下,风铃,再不用饭恐将耽误下午夫子授课了。”孟乐晴率先从众人中清醒过来。

  若说风铃刚开始还能觉得太子是功力不如他,眼下三四十招过去,虽不用什么内力,但她细算起来并未在太子这里讨到什么好处,哪里还能不明白太子的武艺与她不相上下?

  “好了,你若想打,我们改日如何?”独幕天先开口道。

  风铃停下动作,问道:“可会倾尽全力?”

  独幕天了然的笑笑,“我是否倾尽全力,要看你武艺如何!”

  这话说好听了是开玩笑,较真起来不就是看不起人嘛!风铃是个好奇心重的,甩给他一个白眼外加一声冷哼。

  独幕天哑然失笑。

  这个丑丫头竟然敢跟太子白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风铃一扭头看到流芳,她自然而然的向着他走去。

  只是途径孟乐晴身旁时被她拉住了。

  现在正是中午,临近立夏,天气早已热了起来,风铃同太子过了几招后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这大热天的,瞧瞧脸上的汗。”,孟乐晴说着抬手用手帕替她擦拭起额头的汗珠来。孟乐晴年龄比风铃大,个头也比风铃高上一些,被孟乐晴这般相待,风铃很是不自在。

  这副光景落到旁观者眼里像极了温柔的姐姐关爱调皮的妹妹,大家的眼睛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孟乐晴的手帕,当那手帕触及风铃红黑相间的左脸颊时,人群中不知谁发出一声低呼,孟乐晴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擦拭。

  中午发生的事很快传遍了书院,在这个下午,风铃收到了几个不知真心假意的微笑,更多的则是仇视的眼光。

  好不容易等到放课,风铃也不着急走,她盼望着有人能故意来找茬,也好出出这一天的闷气。

  结果让她失望了,不但没人来找她,反而大家一个个走的都很快,最后只有风铃一个人留到了最后。

  真是没意思!这是风铃来书院第一天的总体感受。

  当她慢悠悠从书院出来时,看到大门口只剩韩家一辆马车,她这才想到流芳还在等她。

  韩流芳看到风铃无精打采的进来,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端起一杯茶水递给她,慢条斯理的说:“想不到你是真的想来书院学习。”

  这是哪的话?她表现得这么不明显吗?还是流芳在取笑她?

  韩流芳见她得表情由疑惑渐渐转向气愤,他便知她想歪了,连忙解释说:“我并非取笑你。只是替你惋惜。”

  “什么意思?”风铃没觉得今日做错了什么啊!

  “你今日有几次机会离开书院,但都被你错过了。”流芳故意卖起关子。

  “啊?”风铃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流芳挑了挑左眉,嘴角笑意更浓,抬手将她喝完了茶水的杯子接过,边替她倒满边说:“今日你若进了那后院,轻则被赶出书院,重则被皇上下旨降罪。”

  风铃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她竟然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今日必有许多人惹你不快,倘若你怒气之下出手伤人,必有很多人因对你不满而合伙怪罪于你。书院绝对不会包庇你,皇上也不会为了你责罚众位臣子。这是第二个机会。”

  “可你不是说我们不能动武吗?”风铃明明记得他昨天这样说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