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同人 长公主死了又死

59.059 零五九

长公主死了又死 杨臻 8657 2019-04-15 20:13:10

  059

  接连十几天闭门不出、在宫中“安生”过日子的长公主,其实并不如他人所想的那样是“突然转性了”。

  实际上,掩良只是觉着,反正萧渚清和南冥的事,有潋滟和沈清欢去查看了,自己便安心把宫里的事处理一下吧,再过月余,这宫里也有得忙了。

  此刻,掩良美滋滋地捧着一盅金丝银耳燕窝粥,听着眼前的三个人向她禀事。

  只见眼前的三人齐齐半跪行礼拱手,道:“属下旺财\招财\来财来迟,望主子降罪。”

  没错,眼前这三个黑衣蒙面之人,分别叫旺财、招财以及来财,他们是长公主一手调\\教的暗卫。

  青烟姿态婷婷地侍在长公主身侧,她知道主子手上是拥有一些不同于朝廷的势力的,潋滟姑娘负责的“曲舆”算一支,这三人所属的暗卫则是另一支。

  换做是别人,恐怕见这阵仗都要是皱眉的,长公主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就得了?为何与诸多势力牵扯不清?难道是有反心?!

  青烟也同样忧心,只不过她忧心的,是另外一回事——

  作为长公主身边的贴身大宫女,青烟也不过贴身服侍了长公主这两年而已,而眼前这些人,恐怕都是主子多年布置的,难说是从陛下起事反正之前便跟随圣侧了。

  能让自己见得这些人,说明主子这是信任于她呀!

  想到这里,青烟不由得挺了挺胸,从身份上来说,她这个贴身大宫女,可比这些个刀口舔血的等级更高,万不能露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丢了主子的颜面!

  青烟面上淡定,交握的双手却涔了汗。

  掩良侧眼瞟了一眼青烟,满意地点点头,行,瞧着还算镇定,随即她笑吟吟地与眼前三人说:“还行,算算日子这个时候到得了京中,不算迟、无需请罪。”

  三人又齐齐道:“谢主子开恩!”

  掩良捧起粥盏,眯着眼睛嘬了一口继续道:“你们可知,为何召你们入京?”

  “吾等即为刀剑,愿为主子驱使!”

  掩良放下了粥盅,将袖子上的褶皱抚平,慢悠悠继续道:“眼瞧着便是陛下诞辰了,之后便是选妃了,这宫里少不了不太平,待新人入宫了,便有你们的事做了。”

  终于逮着个机会往小皇帝身边塞人,想必世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尽管几个刺头已经被小皇帝一番搓磨整的服服帖帖了,但难说还有好些藏得深的大粽子。

  再加上,后宫呐,那可是宫斗的主场哪,免不了又是一场风风雨雨。

  不过,不管这些入宫的女子之间如何争斗,无论如何都不能波及允华和皇储才是,前几辈子里,并不是没有正面战场上一切顺利、却在后方根据地被搞出乱子的事。

  当然掩良并不打算插手允华后宫的事,不过也得控制冲突强度才是,免得这些女子给她扯后腿。

  掩良继续道:“眼下嘛,你们先跟着青烟学学宫里的规矩。”

  三人拱手答道:“属下领命!”

  青烟心里一跳,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随即便领着三人下去了。

  掩良目送他们出门,随即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窝在椅子里打起了盹。

  青烟一路领着三人往后廊的一排厢房去了,这儿是宫女们的住处。

  待到了园中,青烟回过头来看着身后跟着的三人,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咱们既然是为主子办事,便首先要行止规矩,不能丢了主子的颜面。”

  又是一声齐齐的回答:“是。”

  青烟心里有点憷,但仍淡淡道:“你们先去换身适合的衣服。”

  三人应声下去换了衣服,不多时,两个宫女、一个太监便出现在了青烟面前,青烟心里略惊——刚刚这三人都做黑衣蒙面打扮,她便以为这三人皆是男子,没想其中两个竟是女子。

  想到三人的名字——什么招财、来财、旺财,青烟顿时感激起长公主来,还是自己的名字好听呀!

  三人换了一身行装,顿时杀伐气场也消散了。

  其中一个脸上有着淡淡雀斑的宫女首先福了福,道:“青烟姐姐好,奴婢唤作招财。”

  声音活泼雀跃,与那些个新进宫的小宫女没什么两样。

  另一个子高挑的宫女也跟着福下身子,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青烟姐姐好,奴婢乃是来财。”

  随即太监也跟着开了口,略带羞涩地开口道:“青烟姐姐,小的乃是旺财。”

  虽然压低了声音,一开口还是破了音。

  听着这公鸭嗓子,招财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随即被来财瞪了一眼,便又低头绷着脸装严肃,旺财则是涨红了脸。

  经这么一打岔,青烟的紧张顿时散了一大半,这才细细打量了三人——这分明是三个生嫩的少年少女,其中旺财瞧着年纪最小,听这把嗓子,大约是在十二三的年纪,而来财年纪最长,隐约是三人的头头。

  看三人严正以待的架势,青烟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她指了指招财和来财,道:“你们的名字太引人注目了,这样吧,以后你俩就叫小招和小来。”

  随即又转向旺财,想了想道:“你这声音,扮作太监可不行,你得换个身份才行。”

  这嗓音,一开口不就全都露馅了嘛?哪有太监会变声呢,他们可都是切掉的哦。

  冷静下来的青烟拿出了大宫女的架势,很快地为三人安排着,三人也从命入流。

  掩良则眯着眼睛窝在大殿的椅子里,想着:

  新人入职,青烟他们新老同事相互之间的磨合应当还算顺利吧?

  那三个财一眼看着肃穆森然,是挺像那么会事,但其实性格各异、各有特长,青烟虽然一根经直肠子了些,但人事安排可是她的专长,想必几人能够相处愉快。

  这三人都是当年在外流亡时从各处捡回来的孤儿,因着三人都有些天份,掩良便命他们习武并学习各种暗卫的必备知识,如今都还算得合格吧。

  对于暗卫的训练,掩良并没有奔着“莫得感情的杀手”展开——君不见那么多的小说电影电视剧里,哪个“莫得感情的杀手”最后不是因着“有情”而溃逃背叛?

  人一旦获得自己未曾拥有过的东西,便会视若珍宝,而蔑视人心的,最终都会败于人心;

  人,永远不是兵器。

  况且,有感情并不代表脑子不聪明,任务当头而需要抉择时,孰轻孰重应当都是拎得清的。

  再说,他们的生命鲜活明亮,虽然现在是为她办事,但最终,这条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

  怀瑾打发了道童出门,放下手中的书卷,轻轻叹了口气。

  可算是忙完了——

  年后很快便是万寿节了,天子诞辰本就隆重,而这次的万寿节还不同以往。

  一来此次盛典有安抚百姓、平定世家之含义——

  毕竟年前出的这许多事,又狠狠收拾了一番京中世家,现在该是打完一巴掌之后给甜枣的时候了;

  二来嘛,这次万寿节之后,皇帝便要选妃、充盈后宫了。

  既要举行隆重的典礼,身为国师的怀瑾那工作量自然是成倍增加的。

  原本他能时时以“为长公主瞧病”为由,赖在长公主行宫内,现下却因为本职工作忙的脚不沾地;

  一帮子宫女太监道童们,深知这次万寿节之重要,皆严阵以待、什么大事小事都来过问国师。

  什么该备多少彩绳绢缎、哪些地方点红烛、哪些地方备油灯、祭天要用的纯白小羊羔该用亥时还是申时出生的......

  拉拉杂杂一大堆,前一个还没问完,后一个就前来叩门。

  这般忙忙碌碌,怀瑾深觉疲倦。

  想到这里,怀瑾不禁心中喃喃,忙碌?疲倦?

  他自有生以来,一直学的做的不就是这些事?多年以来一贯如此,怀瑾却未曾有过什么想法,只道一切如常罢了。

  如常,独自一人品梅赏雪也如常,繁琐忙碌也如常,因着没有期盼,一切岁月皆如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