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强者没有眼泪

温暖的冰

强者没有眼泪 冷沫不冷漠 7532 2019-04-15 20:17:28

  阳光被无数层树叶筛选成一粒粒光斑洒落,像是金色的蝴蝶停在埃斯顿**的上身。单薄的肌肉覆盖着有些消瘦的身躯,病态的皮肤就像纯白的画布连垂落在肩膀的冰蓝色长发也被衬得过分的突出。在丝丝缕缕的光斑的照射下,就如同一具完美的雕像一样呈现着不落城王的眼前。羽毛一样的睫毛低垂着,脸有些不情愿的偏向一边。埃斯顿默默的承受着不落城王审视一样的目光,他不愿被人看到他的秘密但是为了让不落城王相信也唯有如此。而不落城王也确实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埃斯顿的躯体,并且展露了他对别人所出示事物少有的认真与好奇。当然他的关注点并不在那具躯体所散发的美丽光芒上,而是从左侧肩膀开始延伸的,神迹一般的惊人画面。

  从埃斯顿**的纤细锁骨开始,原本惨白的皮肤好像被蓝色的水晶替换一般,透明的坚硬寒冰从锁骨向下蔓延连同整条左手手臂与左侧的整片肋骨全部都被寒冰替换,一直到腹部才回归原本惨白的肌肉。链接处严丝合缝浑然一体,连肌肉的纹路都与另一侧完全对称简直就好像把原本的躯体替换成与之一模一样的冰一样,不落城王甚至看的见胸腔内跳动的冰蓝色透明心脏,只不过泵出的只是普通的水不是血液罢了。

  应该是用魔力控制着水让其如同血液一样运转周身吧不落城王如此猜想着。埃斯顿察觉到不落城王的视线配合的活动起自己左手的手臂,仿佛水晶铸造的躯体竟然如同普通人的手臂一样灵活的活动,树叶间的光束毫无阻碍的穿透过埃斯顿抬起的手掌落在其身后的树上,棕色树皮上的光斑与直接照射的光斑一样闪亮,这一切都显得梦幻一般的神奇同时又那样的真实。不落城王拔出黑色的利刃,用刀尖轻轻的点击在埃斯顿左侧的胸膛上,当,清脆的撞击声从接触点传来,无比锋利的刀尖停留在透明的单薄肌肉上,似乎两者不分上下都同样的坚不可摧。不落城王显然没有用上全力,当然他也不敢再用力了,收回了刀重新插入鞘中。

  “到底是怎样的实力才能造就这样的伟业,简直就像是造物的众神赋予泥土生命!”不落城王还未从刚才的画面里回过神来,就算是在他所存在的漫长岁月中这种令他惊讶的事也极少发生这令他不自觉的发问:“还是说你一直无时不刻的用你的魔力保持着这件精密工具的运转”法师本就是极少存在的职业,法术虽不罕见但也只限在用魔石催动现成的魔法石板罢了,更何况这种惊人的魔法控制力能做到精密细致的再塑躯体,不落城王惊讶也已经算是相当克制情绪之后的表现了。

  “你是精灵族的人吧”不落城王很是肯定。所谓魔法之巅峰就是仿制生命,面前的景象无疑已经到达了这个级别,虽然并不完整但也足够惊人。给予与保护从来都比杀戮难上万倍,而传说中魔法的最终目标或者说是幻想就是赋予死物灵魂,这被称为魔法之不能,几乎是无法实现的。为什么要说是几乎而不直接加以否定呢,因为有一个人曾攀登上了那个巅峰,他成功的创造出了带有灵魂的人造生物,从万物的法则中提炼出生命与灵魂,在创造出神的技艺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他的真实姓名已经无法考究。因为其创造物本身就经过了那道不为人知的过程,所以天生对魔法的控制力有着超出其他种族无数倍的天赋,这个种族的名字被叫做精灵族,这也是不落城王这么肯定的原因,而那个拥有造物主一般的技艺的人也随之被称为精灵王。

  “我确实是精灵族的人”埃斯顿承认了不落城王的说法:“这具躯体并不是我一个人创造的,但是确实是我一直用魔力驱动他运转”说这句话的时候埃斯顿脸上浮现出一层无法掩饰的悲伤,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即逝后便抬起头十分严肃的看着不落城王:“关于我本身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若不是有这样一个不完成的躯体,自己面前这个美丽的男人将会拥有无匹的实力,不落城王冷静的思考着。这具寒冰铸造的躯体像是一个无法摘取的枷锁,无时不刻索取着他的魔力与精神力,一旦失去了那股精密魔力的操控,恐怕这个男人会瞬间失去生命,他到底保持着这种状态存活了多长时间?不落城王不断地估算着埃斯顿原本的实力,就算是一边保持着躯体的运作还可以释放出像刚刚那道寒冰的探测波那样精致的法术。若是其巅峰时期的实力就算无法令不落城王恐惧也足以称得上是大敌。不落城王依旧看不出表情的面孔下,震惊如同狂澜在心中翻涌,但是就算是如此程度的真相也只能算是悬崖巨大落差的最低端。不落城王明白相对应于自己的惊讶程度这个局面已经是最低限度的事实了,如果将事实稍作修改的话,背后隐藏的东西将会是天差地别般的巨大。如果埃斯顿回答这具身体是完全自主的运行,自己可能已经逃出很远了……

  逃跑并不丢人,这是生物本身对无法抵抗的巨大威胁最基础的预防行为,也是每个所谓强者的必修课。当然并不是因为无需每时每刻输入魔力之后埃斯顿暴涨的实力才逃跑,只是因为这具能够完全自主运行的躯体背后的势力会从无限种可能极速缩小到一人……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埃斯顿所展现的事物太过于震撼以至于不落城王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本意,当下刚刚想起便接着问道。

  “因为跟随你就能找回我失去的东西”埃斯顿一脸认真又严肃的神情,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不落城王摸不着头脑。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你可以跟随我,但是我并不认识你,是什么让你认为跟随我你就能够找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不明白”不落城王在了解了埃斯顿之后权衡了利弊决定让埃斯顿跟随,本身不落城王也不想树立多余的敌人更何况这个敌人来头巨大,但是他还是有太多疑问尤其是埃斯顿刚刚所说的这句话。

  “是漂浮森林的主人告诉我的”埃斯顿轻描淡写的说着,这句话却令不落城王再次有些吃惊,虽然不及人造躯体那样震撼但是漂浮森林也算得上是很难从别人嘴里听到的词了。不落城王曾听说过漂浮森林的主人是精灵王最初的造物,无尽岁月之中她通晓一切甚至洞察一部分未来。 可是漂浮森林正如其名一样难以寻觅,惊讶之余不落城王也释然了,虽说漂浮森林无迹可寻但同为精灵族人,总归是有些办法吧。

  “她还说过什么吗”不落城王还想知道更多的信息,这些信息已经算得上是这个世界上极为隐秘的秘辛了,对于这种事情他永远也不会失去好奇心。

  埃斯顿的脸在听到他的这句话后神情变得奇怪了起来:“她还说你所守护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你的一切都会被夺走,最终甚至连行走都无法留下脚印的你只能孤独的度过虚假的余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